都市

小姑子检查出怀孕,打电话给丈夫报喜电话忘了挂,才知真相

LensNews

宋思烟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,她揉着涨疼的太阳穴,将公司里头那个榨干人不偿命的老板给慰问了一遍。

她喝的太多了,连眼前的路都是晃晃悠悠的。被老板带着去见客户,灌了三四瓶啤酒不说,之后还上了白的。

宋思烟打了个酒嗝,脚步虚浮的推开了房门。

几乎夜夜空荡荡的屋内此时却坐着一个人,那人就在床边,脊背绷的笔直。

宋思烟娇躯一颤,不可置信的扑了上去,借着酒劲将那男人抱在了怀里,低喃着:“小阳,你回来了……”

男人眯了眯幽深如墨的眸子,冰冷的眸光落在了这个女人身上。借着月光,他能瞧见她那皓美的脸蛋和姣好的身段。

“我好久都没见到你了……”宋思烟一边说着,一边嘟起红唇朝着他嘴边送。

她不敢在清醒时这样做,可现在敢。

没有以往的抗拒和厌恶的推攮,宋思烟如愿的吻上了男人的薄唇,毫无经验的啃咬起来。

男人的眸光连闪了几下,冰冷的大手环上了她纤细的腰肢,反客为主的将她压在了床上。

宋思烟又困又累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惰懒的躺在了床上。

男人慢条斯理的拉开了她裙子边上的拉链,将其性感的身躯暴露在空气当中。

“啊不要……”在男人的手揉上她胸前的柔软之时,宋思烟哆嗦了一下,红唇中发出诱人的声音。

男人的喉结上下动了片刻,另一只手突破了她的底裤,在下面摸索起来。

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朝着中心之处的小洞探去,可指尖才进去一点点,宋思烟就扭着身子开始说疼。

疼?

难道她还是个……

男人的身子僵硬了片刻,抽出了手准备离开。

哪曾想宋思烟一心把他当成丈夫谢阳,伸手拉住了他,柔软的身子像是蛇一样的缠了上去,嘴里头发出娇滴滴的声音:“别走……”

男人的眼睛像是着了火似得带着猩红之色,没有触碰过女人身体的他此时像是被打了春药一样。

他重新将宋思烟压了回去,拉开她笔直修长的大腿,俯下身子含住她的耳垂细细品尝起来,湿润的舌头朝着耳蜗里头钻。

“啊别……”宋思烟的呼吸骤然急促。

男人在她脖子上啃咬着,落下密密麻麻的吻痕,然后含住了她胸口的樱桃。

宋思烟像是被电了一样的抽搐起来。

男人朝下一摸,已经湿了。

他慢条斯理的直起身子,解开纽扣,露出精壮健硕的身材,八块腹肌整齐的排列在上。

他将裤子随意的丢到一边,抵上宋思烟的腿间,腰间用力一挺。

伴随着宋思烟的尖叫,男人明显感觉到了一层阻碍,硬是挤了进去。

“好痛……”

紧致与销魂的感觉刺激着男人的大脑,他停顿了两秒钟便抓着她的腰,来来回回的使劲动作起来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大清早,宋思烟从床上坐起身来,感觉浑身像是被撕裂一样的疼。

她锤了锤脑袋,昨夜发生的事情一点点的浮现在她脑海中,她越想越害羞,脸上染着几抹红霞。

她……终于是谢阳名正言顺的妻子了!

突然间,房门被人拧开,她和刚进来的谢阳打了个照面。

宋思烟低下头,正想着怎么开口呢,谢阳那充斥着暴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“宋思烟!你特么偷人都偷到家里来了!”

“什……什么?”宋思烟结结巴巴的开口。

“还特么给我装傻?你看看你脖子上的痕迹!瞧瞧床上的血!”谢阳瞪大了眼睛,抓着她的头发就往床上摁。

宋思烟的脸色煞白,难道昨天晚上出现的那个男人不是谢阳?!

“呵,行啊,结婚一年我没碰你,你就急不可耐的找男人了?”谢阳又怒又恨,他是不喜欢宋思烟,可怎么说也是他的女人!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,他的脸还往哪放!

宋思烟紧咬着嘴唇苦笑,“你还知道我是你妻子?你还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?谢阳,这一年来我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,我事事依你……可是你呢?你还有脸说我?你不早就出轨了吗!”

宋思烟话音一落,谢阳就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。

宋思烟一个踉跄,狼狈不堪的倒在了地上。

“我是男人!男人跟女人能一样吗?!你个残花败柳!”

谢阳说完这话就走了出去。

宋思烟跪在地上,死死的扯着地毯,不甘的情愫从眸中蔓延开。

她早就知道他的心不在她身上,可她却一直傻兮兮的以为谢阳有一天会回过头来看她一眼。甚至,连他在外面养小三的事情,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妄想这里是他的避风港。

宋思烟闭上了眼睛,两行清泪滑了下来。

面前忽然发出了一声响动,宋思烟死了的心重新活了过来,难道小阳回来了?!

她一睁眼就看见一双擦的锃亮的皮鞋,再往上是剪裁得体的西装,以及一张冰冷的脸。

男人长得很是俊美,但眉眼间却嗜着浓浓的冰冷之色,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人。

宋思烟急忙扯过床上的被子将自己裹了起来,她站了起来,双腿都在打颤,低低的道:“大哥……你回来了。”

谢海安她是没有见过,可她曾经瞧见过照片。

他凉凉的了她一眼,毫无感情的嗯了一声。

宋思烟有些奇怪,谢海安怎么会回来了?谢家人一直宠爱小儿子谢阳,家业一股脑的全给了他,压根没有谢海安什么事。

可谢海安也是有骨气,没有委曲求全,也没有在这里混吃混喝,两年前就果断离开北城了,如今怎么又回来了?难道是事业小有所成?

“我做了早餐,过来吃。”谢海安凉凉的说着,转身便朝外走。

宋思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她是他弟弟的媳妇,于是犹豫的道:“这样不太好吧……”

谁知谢海安微微侧眸淡淡的道:“我睡了你,自然要对你好。”
宋思烟的瞳孔骤然一缩,她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,差点倒在床上,声音抖个不停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你可别跟我开玩笑……”

“我像是开玩笑吗?”谢海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,幽深的眸光中带着点点侵占之色。

宋思烟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以及谢阳刚才的怒火,觉得身上的力气都快被抽空了,难道那个人是他?

她……她竟然跟自己丈夫的哥哥……上了床?

不!这一定不是真的!

谢海安的视线从她身上掠过,落在了她身后床上的那抹刺眼的红上,淡淡的道:“结婚这么久,他都没碰过你?”

宋思烟的嘴唇抖个不停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谢海安面无表情的动了动薄唇:“和他离婚吧,我娶你。”

“你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了!我怎么可能和谢阳离婚!”宋思烟的声音有些尖锐。

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喜欢谢阳,苦苦的在诸多追求者之中坚持着。可谢阳的性子又比较随性放荡不羁,压根没朝她身上多看一眼,天天扎在女人堆里头。

宋思烟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希望了,可没有想到毕业后离家去别的公司上班时偶然遇见了谢阳的母亲,倒是给她留了一个好印象,硬是将两个没有什么缘分的人给牵扯到了一起。

她坚持了一年,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弃?!

“你已经和我睡过了,你觉得谢阳还会要你吗?”谢海安的这句话狠插进了宋思烟的心窝,她拳头紧握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。

“他要不要我是他的事情,和你无关!”宋思烟说完这话就转过身去,无力的道:“请你出去。”

谢海安定定的看着她许久,幽幽的掀起冷厉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“你会回来求我的。”

等他走了,宋思烟才换上衣服,特意穿了个高领掩盖住脖子上暧昧的痕迹。她走出房间下了楼,看见桌子上摆放着的早餐,想起了谢海安刚才说过的话,直接伸手将饭菜给倒了。

她临出门的时候将床单扯下来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,这才大步流星的去了谢氏集团公司。

她……要找谢阳说清楚!

由于给谢阳打电话不接,宋思烟只能找前台道:“我要见你们总裁。”

前台小姐不屑的眸光从她的身上扫了下来,瞧着她长得不错,心头醋意更甚,说出来的话都是带着刺的:“你谁啊?我们总裁可是大忙人,哪里是你说见就见的?”

“我是他的妻子。”宋思烟硬着头皮说道。

前台愣了愣,声调一下子抬高:“妻子?你可别逗了!我们总裁的妻子谁不知道长什么样啊,哪里是你这张脸?”

宋思烟脸色煞白,说话都结结巴巴的:“你们总裁的妻子……另有其人?”

“不然呢?”

说话间,谢阳就搂着一个女人下来了,二人说说笑笑交头接耳的模样十分暧昧,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出来。

宋思烟感觉自己的心在冰上面滚了好几圈,冰凉冰凉的,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,逃也似得离开了。

她猜测过谢阳一直在养小三,但是她不清楚,谢阳已经放肆到了如此地步……

她本想回家,路上却接到了谢阳母亲的电话,说是要庆祝谢海安事业有成归来,让她带着谢阳来谢家老宅一趟。

她一听到谢海安这个名字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本想说不去,可婆婆的电话挂的实在是太快。她没有办法,给谢阳发了条短信后就先过去了。

一进客厅,里面就响起了各种各样寒暄的声音,但孰真孰假就不清楚了。

谢海安就坐在众人中间,冷着那张俊脸,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里头的手机,时而轻轻点头,时而说上两句。

宋思烟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,硬着头皮叫了一声:“妈。”

谢阳的母亲杨谷一见到她就拉着她坐了过去,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说:“烟烟这么早就来了啊,小阳呢?”

“小阳在公司里头上班呢……”宋思烟强颜欢笑。

杨谷点了点头,然后拍了拍大儿子谢海安的手说:“海安,瞧瞧,这是你弟媳妇,怎么样?是不是长得很好看?我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相中了,这大眼睛可人的呀!”

宋思烟眼神闪烁的不敢看他,而谢海安则是勾起薄唇,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。

宋思烟僵硬的笑了笑,胸口起伏了一下,明显松了一口气,还好他没有说什么。

“这样啊。”杨谷笑眯眯的,年过五十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皱纹,保养的很好,若是不说年龄,还真瞧不出什么来。

她们三人聊了一会,杨谷就去给谢阳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。

没过一会,谢阳就回来了。

他迈着大大的步伐走进了家门,略微不善的眸光扫过了在场众人,最后落在了宋思烟的身上,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。

他烦躁的开了口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宋思烟手足无措的站了起来,才准备开口就听见杨谷道:“烟烟是你妻子,怎么就不能来了?今天你大哥回来,你别闹腾,赶紧来和你大哥打个招呼啊!”

谢阳嗯了一声,吊儿郎当的走到了谢海安面前,他从小还是有些怕他的,所以语气不自然的放轻下来说:“大哥好。”

谢海安挑着眼梢看了他一眼,一语不发的点了点头,气场极足。

谢阳摸了摸鼻子,将眸光重新落在了宋思烟的身上,对着母亲说道:“妈,今天来,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说。”

宋思烟的手心里已经津满了汗。

“我要和宋思烟离婚!”
杨谷愣了一下,惊讶的道:“你开什么玩笑!这么好的儿媳妇我上哪去找!”

“好儿媳?呵,您可把眼睛擦亮点吧!要不是我今天早上回趟家,都不知道宋思烟把绿帽子给我准备好了!”谢阳拍案而起,眸中燃烧着熊熊烈火。

宋思烟的脑袋都快埋到地里头去了,她死死的抠着手指,大气不敢出一声,脸色煞白。

“这……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杨谷怔怔的问着,紧接着将眸光落在了疼爱的儿媳妇身上,愤怒的道:“什么绿帽子!宋思烟,你给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!”

宋思烟一下子就懵了,她脸色白得吓人,嘴唇一个劲的哆嗦。

谢海安神色冰冷的看了她一眼,心头有些不落忍,凉凉的说了一句题外话:“二弟,今天我去公司,见到了你的秘书。”

谢阳身形一颤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

他的秘书是他在外面包养的女人,前几个月刚调到公司,难道谢海安知道了什么?

杨谷不知道俩儿子玩什么文字游戏,她眉毛一拧,疑惑的问:“这跟绿帽子的事情有什么关系?烟烟,你赶紧给我一个解释啊!”

宋思烟红唇刚张开,就看见了谢阳那威胁的眸光。

她顿时一噎,到了嗓子眼的话狠狠的咽了下去。

不能说……不能说……一旦她说了,那这婚肯定是要离得!

于是她道:“也没什么事情……就是今天早上有朋友来找我来着,小阳可能是误会什么了。也没有听我给你解释……是吧小阳?”

谢阳气的牙根痒痒,他不敢拿这件事情来冒险,万一谢海安真的清楚什么,对他都是不利的!很容易影响到他在谢家的地位啊!

万一一个搞不好,还容易影响到爷爷对他的印象……

谢阳也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头咽,头点的格外艰难,说:“是……你要是早说不就得了,亏我还生了一天的气。”

杨谷愣了愣,旋即笑着道:“原来是误会啊。小阳,你也真是的,烟烟这么好的一个女孩,你可要好好珍惜,别怀疑来怀疑去的。以前你们还在学校的时候,烟烟多喜欢你啊!”

谢阳心不在焉的恩了两声,显然没怎么听。

谢海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水,嘴角溢出一抹冷笑。

没过十分钟,佣人就说饭好了,可以吃饭了。

宋思烟帮着去厨房端菜,回来后就发现没有位置了。

她轻咬着嘴唇,直勾勾的看着谢阳,希望谢阳能给她让个位置出来。可谢阳直接装作没看见,第一个动了筷子吃了起来。

宋思烟站在原地尴尬的要命,就见谢海安朝着旁边动了一下,淡淡的道:“坐我这。”

宋思烟惊恐的看着他,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。

这一顿饭,她吃的格外担忧,好在谢海安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。

好不容易吃完了饭,她正打算起身收拾碗筷,一只冰冷的大手从桌子下面拉住了她。宋思烟娇躯一颤,小心翼翼的挣扎起来,可谢海安攥的特别紧。

“你干什么,全家人都在,难道你想让咱们两个人的丑事被抖出去吗?”宋思烟低着头,声音压得很低。

“你以为我怕?”谢海安幽深如墨的眸子中带着深深的嘲弄之色。

他不怕,可她怕啊!

宋思烟软了声调:“算我求你……”

“一会房间等你。”

谢海安说完这话就收回了手,他惰懒的靠在了凳子上,双腿叠放,眸光落在了宋思烟的身上追逐着。

宋思烟赶紧收拾好了餐厅,本想跟谢阳说上两句话,可他却厌恶的瞪了她一眼,离开了谢家。

宋思烟环顾了一圈周围,发现谢海安的房间算是别墅里比较偏僻的角落,应该不会被人发现,于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。

才一进门,谢海安就抓住了她的手摁在了墙上,另一只手将门关上。

“你……你做什么……”宋思烟惊恐不已的看着他,瞳孔中满是慌乱之色。

谢海安语气凉凉的:“你说我要做什么?”

宋思烟有种不好的预感,她朝后退了两步,有些惊慌的道:“你别这样……你可是我大哥。”

“大哥?”谢海安的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容,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狠狠的捏住了她的下巴,让她被迫的抬起头来,一字一顿的道:“被大哥睡过的感觉,是不是更好?”

宋思烟的脸上又红又白的,她恼羞成怒的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乱说话!”

“别玩那些欲拒还迎的把戏,不好好收拾一下你,你还真不知道谁才是你的男人!”

谢海安阴沉着一张脸说完这番话,拉着宋思烟就压在了床上,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。

“你松手!”

宋思烟尖声叫了起来,却被谢海安捂住了嘴巴。

谢海安的大掌在她身上游走着,扯坏了她的上衣,更将文胸的肩带都给硬生生的拉断了,使劲捏着她胸前的柔软之物。捏了半天之后,他又觉得不满足,伸手扯断了她的皮带和裤子,直逼她的隐私部位。

宋思烟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,她呜呜的哽咽出声,谢海安心里一软,却没有放松手下的动作。

在宋思烟以为自己要在这里被谢海安给办了的时候,一道猝不及防的敲门声骤然响了起来,紧接着就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:“海安?你在里面吗?妈有点事情给你说。”

谢海安的身子一下子绷的笔直,脊背僵硬。

而宋思烟的脑袋里只有两个字,完了!
宋思烟的脑袋都快炸开了,她浑身抖个不停,焦灼的看着谢海安,压低了声音道:“怎么办啊……”

她现在衣衫不整,头发凌乱,一副有奸情的样子,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!

谢海安薄唇一珉,刚准备说话,宋思烟就推开了他,拉开衣柜的门钻了进去。

“进。”

谢海安靠在床头,慢悠悠的拿出一根烟吞云吐雾,烟雾笼罩在他的脸上,看不清他的神情。

杨谷推门而入,瞧见大儿子这样,眉毛一下子皱了起来,走到他面前抽出烟摁在了烟灰缸里,不悦的道:“怎么抽上了?”

“您有什么事?”谢海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杨谷一股脑的话一下子就说不出口了,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,说:“饭桌上我瞧着你也没有怎么吃,现在饿不饿?我去叫佣人再给你做点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谢海安一副不愿意多说话的样子,神情冰冷。

“你还在为你爸那事生气吗?他当年也不想那样的……而且你这一走就离开我们身边两年,自己在外面漂泊打拼,妈看了也心疼的很啊!”杨谷伸手拉住了他的大掌,一脸无奈,“你爸是觉得你弟弟太小了,多疼你弟弟一些,你可千万别忘心里头去,别跟你爸一般见识。”

蹲在衣柜里的宋思烟眸光一顿,当年的事情她也只是略有耳闻,听说是因为偏爱谢阳,才整出了这么一番事情。可如今怎么觉得杨谷前半句话里有话呢?

谢海安听的心头烦躁,他重新拿起烟点了起来,抽了一口才冷声道:“你们和谢阳的事情,和我没关系。”

杨谷一听就知道谢海安的气还没消,她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你态度别这么强硬,跟妈这样就罢了,要是跟你爸,他又得训你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杨谷一时觉得尴尬,急忙挑开话题问道:“你这次回来打算呆多久?有没有什么打算?”

谢海安凉凉的抬眸,幽深晦暗的眸光直逼她的双眸,一字一顿的道:“公司在迁移中,一个月后就搬过来了,在北城发展。”

杨谷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意思,她声音低沉下来问:“你这是要公然跟谢家作对,跟你弟弟作对了?”

谢海安阴冷一笑,略作讥讽:“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留在北城,就是对谢阳的威胁了?他掌管公司也有两年了,应该很清楚内部运营了吧?”

宋思烟听出个弦外音,杨谷明着关心谢海安,其实就是想知道他这次回来会不会对谢家造成威胁。难道说,谢海安的生意做的很棒吗?

不过这谢家,也未免太偏爱老二了吧?

这谢海安再怎么说,也是谢家的大少爷啊!

“你这孩子,妈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“您什么意思您心里头最清楚。”谢海安将烟头碾压在烟灰缸里,从床头拿过一本书摊开看,明显是一副下了逐客令的样子。

杨谷的话都堵在了嗓子眼里,只能起身出去了。

听着关门的声音,宋思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被发现。

可下一秒,衣柜的门被人打开,谢海安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睥睨着她,森冷的眸光正好瞧见了她胸前那傲人的丰满,下去的欲望一下子又涌了上来。

“起来。”

宋思烟理了理自己破碎不堪的衣服,从里面蹦了出来,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:“大哥,我现在是谢阳的妻子,请你自重一点。”

谢海安的声音像是修罗一样追逐着她,“我还真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。”

他抓住她的手腕,将她重新压回了床上。

可不应景的是,宋思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她手忙脚乱的坐起身来,接电话的手都在哆嗦着,“喂……”

“宋思烟!别以为你是宋家的人就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!好好的一个工作你都请了几次假了!到现在还不来!到底想不想干了!”老板刺耳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。

宋思烟只觉得头皮发麻,这才想起来从早上醒来到现在都没有给老板打过电话请假。

她硬着头皮说:“不好意思老板,我昨天晚上喝的太多了……所以起的晚了,现在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……我以后会提前跟您打招呼的。”

“这是最后一次!”

嘟嘟……

宋思烟无力的垂下了手,她紧咬着嘴唇瞪了谢海安一眼。

就一晚……她就让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。

谢海安二度被打断,彻底没了什么心情,他扔给她一件衣服,冰冷的道:“出去吧。”

宋思烟觉得无比的屈辱,但还是披上了衣服小心翼翼的出了门。

她避开了不少佣人走出了别墅,殊不知二楼的某个房间里,有个男人正站在窗口,一脸阴鸷的注视着她。

……

宋思烟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缓过来这个事实,第二天赶紧跑去上班。

老板见到她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:“宋思烟啊宋思烟!昨天有个客户点名了要你去谈合作,你倒好,给我在家里呼呼睡大觉!”

“对不起老板……下次不会了。”

老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丢给她一份文件说:“你好好看看这个,晚上全靠你了!这个合作要是再拿不下来,你就给我滚蛋吧!”

“好……”

宋思烟坐回位置上翻看了两眼,柳叶眉都快拧成了麻花。

何家……

就在这个时候,旁边响起了刺耳的声音:“这还真是靠背景啊,听说进公司的时候压根没有面试,宋家人直接打了声招呼就进来了。”

“哎呦,宋家算什么啊?顶多就是一个小家族,哪里比得上谢家啊?人家攀上了谢家的二少爷,可是二少奶奶,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喽。”

一个正朝着手指上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女人讽刺的道:“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啊,要真是要什么有什么,她早就在家里当家庭主妇了,何苦受这个罪?而且我前两天还瞧见谢总了呢,他怀里头搂着的人,哪里是咱们的宋思烟哦?”

如您喜欢请关注公众号:花开浅夏  搜素小说  夜夜笙烟  继续阅读本小说

 

(0)

本文由 小说推荐网 作者:mysugoo 发表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关键词:
LensNews

热评文章

发表评论